My Story with ORIBE:
與生活熱戀,為Oribe著迷。

終於,我不再等待心中理想的生活在“正確”的時機開始——因為沒有所謂正確的時機,現在就應該展開。

回首想想,發現自己純粹愛上活著的感覺,是開始在巴黎留學的那年;在自己的小公寓裡,所有大大小小、瑣碎日常裡該做的事情都顯得格外美好。那不是因為人在巴黎,而是因為第一次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,第一次按照自己的方式與想像打理生活——從只是在吐司上塗抹奶油,再到調整香氛的擺放位置……生活裡原本枝微末節、微不足道的小事竟能如此令人沈醉。

留學生涯結束回到台北,順勢便搬回父母家住。當巴黎的家當海運回來,拆開那些紙箱,一陣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——那是獨屬我巴黎小公寓的氣味。氣味飄散,當下我便想著,一定要很快再次擁有一個自己的家,然後在那個家裡沉浸於自己的生活味道。

轉眼幾年過去了,“想要有個自己的家”這想法常常掛在嘴上,卻總有各種原因讓我怯步。某個午後,一個人在工作室看著窗外的陽光灑進室內,看著光影拉長又消失,一片靜止中深刻感受著時間流逝;意識到自己對生活的嚮往,只是如那片刻般停佇原地,不斷等待——等待改變、等待理想生活找上自己——腦海中頓時浮現一句說法:You’ll be waiting for a long time.」這短短的語句在心中泛起體悟的漣漪;終究,如果只是等著“正確”的時機,等著事情自己發生,我是等不到的。

所以,現在我再次擁有自己的小公寓,再度一頭栽進生活各種瑣碎的浪漫裡,距離理想生活的樣貌,只差一抹我最重視的氣味。終於因為工作的關係,我遇到了讓我近乎戀愛般的氣味——Oribe。使用好一陣子後,某天晚上擦乾髮尾的水滴,一陣撲鼻的滿足與平靜,我發現“理想生活”已經隨著香氣悄悄展開了。

當“著迷”的感受出現時,正是意識被“喚醒”的契機,如同我第一次打開 Oribe 的洗髮露,嗅覺便瞬間甦醒,接下來全身的感官沈溺於被著迷的歡愉。

Oribe是一個來自紐約並得獎無數的美髮品牌,大部分的人對它可能有點陌生,因為它只授權給專業髮廊販售,相較於市面上的其他品牌,較不容易被接觸到。但相信內行人應該都有聽聞過它的傳奇商品,使用過的人也都為之驚艷。

幸運的是,Oribe在台灣上市後,我便有機會與品牌合作過幾次。先是被它美麗的包裝吸引——所有產品的瓶身設計靈感都來自香水瓶,不論放在家裡哪個角落,都能營造優雅空間;用完的空瓶在還沒補到下一罐之前,還真捨不得丟。

美麗的包裝當然也少不了大有來頭的香調。Oribe的專屬香味“Cote d’Azur/ 蔚藍海岸”,來自法國歷史悠久的調香工坊,清新恬雅且久聞不膩。香味無色無形,本是很抽象的存在;就像愛情一般看不見也觸不及,這股氣味總能令我整天膩在家裡,享受跟自己約會的時光。

這感覺讓我想起 Iris Apfel 所說的:“I don’t give a damn about going to the party or being at the party, it’s about getting dressed for the party. ”——“我根本不在乎要去哪個派對或是身在哪個派對,我享受的是為派對打扮自己的過程。”

這樣的獨處時間,的確就像是在家裡開起我和自己的派對,而我隨時都在準備,也隨時都在參與。

這感覺讓我想起 Iris Apfel 所說的:“I don’t give a damn about going to the party or being at the party, it’s about getting dressed for the party. ”——“我根本不在乎要去哪個派對或是身在哪個派對,我享受的是為派對打扮自己的過程。”

這樣的獨處時間,的確就像是在家裡開起我和自己的派對,而我隨時都在準備,也隨時都在參與。

對Oribe像愛人一般的感受,也並非只在我個人的體驗;我因為工作認識了Oribe,也同時認識了品牌的國際產品經理 Daniel Lopez,多次的合作中我們時常聊起這個品牌的迷人之處,Daniel加入品牌已有八年之久——對我來說,那近乎是廝守終身的親密關係,然談起 Oribe,Daniel 依然充滿熱戀般的熱忱。

我覺得我在參與一項改革運動。剛開始投入這個產業時,髮型師或美髮工作者似乎都要有一種很叛逆的態度,叼根菸站在門口一副壞壞的樣子,工作上也比較以自身想法為出發點。然而,Oribe把高雅帶進了我的生活——其中的每個人雖有著與眾不同的態度和造型,但因為優雅的調性,我們的層次也隨之提高,學會為客戶思考他們的需要,為他們發想產品。我看見身邊的人們都逐漸開始有巧妙的轉變。

確實,Oribe最吸引我的,便是在創新與叛逆之中一定少不了的那份優雅。想起多次的合作裡,We embody elegance,這句Oribe國際教育大使一再強調的精神——你可以揮霍狂野,而即便狂野到頂點,依舊透著那股優雅非凡的氣質。

回顧品牌塑形時期,Oribe以秀場與藝人造型為起始;自2007年開始,Oribe成為數一數二將高端髮品推向市場的品牌,不難想像在技術與美感上必須扮演“先驅”的角色壓力,「Oribe並非把重點放在與其他品牌做比較,我們只是不停地檢視自己,常常退一步去思考,『我們是最好的嗎?』在各種與使用者互動的經驗裡,去發掘還能做些什麼。」Daniel分享著。與過往的自己不斷做比較,這便是Oribe能在產業裡持續扮演領導者角色的關鍵原因。

近年Oribe也發展出彩妝與肌膚保養系列,與美髮系列一樣,在包裝與功效上都秉持對品質一絲不苟的態度;接下來的一年,也會有更多身體保養的產品推出。而面對在台灣依然屬於小眾獨特品味的Oribe市場,Daniel相信比起投入大量廣告,口耳相傳更具說服力,「我對台灣市場其實很看好,台灣人給我的感覺是很懂得享受生活,品味細節。」

品味細節,這四個字雖然已經被用到如同廣告文宣,但將他在口中咀嚼多次,很慶幸自己還能嚐出箇中滋味。畢竟無論現在是寄情於埋首工作、打理家務、把酒言歡或是放空發懶,都還是充滿著自我的覺知與著迷,我依舊和生活熱戀著。

品味細節,這四個字雖然已經被用到如同廣告文宣,但將他在口中咀嚼多次,很慶幸自己還能嚐出箇中滋味。畢竟無論現在是寄情於埋首工作、打理家務、把酒言歡或是放空發懶,都還是充滿著自我的覺知與著迷,我依舊和生活熱戀著。

品味細節,這四個字雖然已經被用到如同廣告文宣,但將他在口中咀嚼多次,很慶幸自己還能嚐出箇中滋味。畢竟無論現在是寄情於埋首工作、打理家務、把酒言歡或是放空發懶,都還是充滿著自我的覺知與著迷,我依舊和生活熱戀著。

擦乾髮尾,徜徉在我滿溢著Oribe香氣的小公寓裡,也許這一刻便是朋友常形容我的“自溺”吧,若自溺代表的是對一切事物有所感觸並這樣優雅的活著,那這形容我認為也挺好的!

Credits:

Special Thanks:

Share Some Velvet Morning:
You may also lik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