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rewell, My Lovely. — 再見,吾愛。
With Vanessa Bruno & Jérôme Dreyfuss

巴黎,這城市其實不怎麼改變,但隨著自己心境的轉換,每一次的重逢與離開都有著不同的風景。

24歲第一次旅居這城市,他敞開古老的大門,我從小嚮往的美麗一次展現在我眼前,一見鍾情得掉進他的富麗堂皇與精緻浪漫,巴黎用緩慢的步調教會我怎麼去認真感受生活中每個細節。

27歲,我帶著探望第二個家的心情,重溫曾經喜愛的餐廳,見見老朋友並大肆聊著從前,那段旅行是拼命回味過往的生活點滴,試著抓住一絲僅剩的回憶與牽連。

30歲這年再回來,雖然景色依舊熟悉,卻也不再是如回家那般尋覓,這也讓我更多去發掘自己與這個城市能夠產生的其他樣貌,像是一幅嶄新明朗的藍圖,對巴黎全新的記憶也從這次的旅行開始。

人跟地方的情感是不是很像戀人?離開一個曾經生活的地方就像與一位愛人分手,而分手事實上是一段長時間的行為。離開一段穩定的關係,開始建立自己的生活,隔一段時間後碰到面,總會聊起一些共同的回憶、喜歡的東西,在對話中尋找過往的美麗,那給人一種相知相惜的溫暖,和一點浪漫的感傷。需要再過一些時日,那曾經種種終於都真的過去了,才會看見彼此相處的新可能性,這段關係便昇華、長大了,更又有了新的意義。

說到長大,三十歲的這年過了大半,我發現自己終於來到心目中一直以來最嚮往的女人的狀態—獨立自主、隨心所欲得時而慵懶,時而堅強。而這樣自在的狀態,令我想起一直很喜愛的品牌Vanessa Bruno最經典的風格“lay back chic”。

認識這品牌時我才剛上大學,當時的我覺得她的衣服我穿不出味道,不只是因為二十幾這數字,而是整個人的生活方式和對自己的認知,都還不夠去詮釋這個品牌的精神,那時的自己可能還在追求耍酷或作怪,嘗試各種能超越的可能,青春本當那般好奇與放縱。而Vanessa Bruno那樣低調世故、有個性卻不張狂的女人形象則像一個心中成熟的目標,一直保留在我心裡直到現在。

今年秋冬,Vanessa Bruno的靈感來自女性感個性星夏綠蒂蘭普林Charlotte Rampling,她瘋狂、知性、輕鬆又耐人尋味的美感,與Vanessa Bruno的形象不謀而合,並在本季的作品中化為浪漫的紫丁香長洋裝、中性尼格紋大衣、波希米亞橘色絨摺裙等等,而我也終於能在當中找到與自己心情融合的搭配和姿態。

每天的服裝搭配中當然少不了包包,Jérôme Dreyfuss是另一個我隨著成長而覺得越來越適合自己的品牌。為了每位忙碌的女人們著想,他設計了數款“情人包包”,每個都有不同的個性和專長(設計與用途)。這次陪著我旅行的有紫絨的BOB迷你包、金蔥REMI、大托特包TANGUY和台灣限量包款LULU,他們最神奇的地方是容量都比看起的兩倍大,愛小包包如我算是找到知音。

穿上Vanessa Bruno、拎著Jérôme Dreyfuss,我回到走過無數遍的瑪黑區,但這次我走踏上從未走過的夏綠蒂街Rue Charlot來探訪幽默風趣的才子Jérôme Dreyfuss。抬頭看著夏綠蒂街幾個字,再想到身穿著夏綠蒂蘭普林為靈感的衣服,有時候生活中就是充滿這樣有趣的巧合!

Jérôme告訴我,他的靈感大都來自於那些走在街上、真實生活中的女人。

“我的設計不是為了伸展台或形象照,而是為了照顧到這些女性的生活。就像你今天來跟我聊完天,等等還要去附近逛街,晚上可能還有晚餐。我希望我有一款包包能陪你一天的行程!”

We are not trying to save the world here, we are just making bags to make better life for woman today. Have some humor because life is too short!” — Jérôme Dreyfuss

Jérôme所說的許多話不約而同地與Vanessa的想法一致,使她最有成就感的也是在街上看到現實生活中的女性穿著她的設計,他們都創造出一種幽默恣意的美感。

我們總會在跟新朋友聊天的同時更加釐清自己的思緒,像在跟Jérôme聊天的當中我感受到自己真的已經過了那些需要聲嘶力竭、費心作怪去表達自我的階段,現在的自己雖然如以往對人事物有極度的熱情,但是以更多的幽默感去面對每件事,以lay back的心情恣意面對人生。

散步完夏綠蒂街一帶後時間有點晚,Palais-Royal的廣場關起來了,我們只能繞道走去旁邊的小巷弄,無意間迎面而來是一個大公園,我想起曾經與一位情人走過這裡,那年景色灰淒淒得有些憂鬱。如今秋末的落葉和夕陽黃暈暈的印在人們臉上,溫暖的光景與從前樣子大不同,也或許是因為人生來到這個階段,不為過往所糾結,心中眼中只有豁達。

旅程最終我向自己心裡過往的巴黎道別,也對二十幾歲的自己道別。

道別的順序是從分離的那一刻起緩緩的回溯到開始的第一天,用兩倍到三倍的時間,仔細去品味當中所有的過程,用回想來致意,曾經發生過的。一次又一次後,道別像是某種自己才懂的儀式,迎接一個新階段的到來。

Credits:

Photo by Ching Yi Huang

Outfits by Vanessa Bruno

Handbags by Jérôme Dreyfuss

Silver rings by Some Velvet Morning Shop

Share Some Velvet Morning:
You may also lik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