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Story with JAMEI CHEN
30th Anniversary: 當代- 經典- 解構

你記不記得自己第一次對某樣事物怦然心動的時刻?

大概是小學三、四年級,我在家裡的一本雜誌上看見陳季敏的手工禮服,當然那時候我的腦海沒有所謂“高訂”的概念,只是第一次發現原來衣服可以是這樣美麗,服裝的姿態那樣被呈現在一張紙上,雜誌的那一頁不記得重複得欣賞過多少遍,我對紙張上的影像著迷,對服裝的熱愛也從那時萌芽。

事隔也許近20年,陳季敏的品牌走入第30個年頭,我已經從服裝設計系畢業,也念過服飾行銷,儘管有時候用多過於欣賞、帶有一點研究意味的眼光去看她的作品,依然覺得非常感動。

“設計對我來說,是一種類似鄉愁的秘密。”—陳季敏。

她是生在鄉下的女孩,喜歡安靜的待在母親生邊聽她踩著縫紉機的聲音,而長大後的她也將為女人們製作衣裳為自己的使命,30年來堅持使用好的布料、最精緻的工法,並讓這些美好流動於城市中。

“設計對我來說,是一種類似鄉愁的秘密。“—陳季敏。

她是生在鄉下的女孩,喜歡安靜的待在母親生邊聽她踩著縫紉機的聲音,而長大後的她也將為女人們製作衣裳為自己的使命,30年來堅持使用好的布料、最精緻的工法,並讓這些美好流動於城市中。

創立一個品牌不容易,延續30年更不在話下,可想當中多少困難要去克服,多少故事要去經歷。這次 JAMEI CHEN 30週年的展覽既是回顧也是向前,以“經典、當代、解構” 命名之,也意味著只有經歷過時間洗禮的品牌能夠成就經典,擁抱此刻並勇敢地打破既有、重組自我,開啟未來更寬廣的道路。為了這次的展覽,陳季敏用新的布料重新詮釋幾款 JAMEI CHEN 經典訂製禮服,並以影像印花製成洋裝作為當代系列,而解構的部分則是拆解了過去作品、加入新的細節與結構,延續品牌精神並賦予服裝新生命。

陳季敏說:“我是一個惜物、愛物的人,一件好衣服不只可以穿很久,甚至能為它賦予新的面貌。

我非常有感,因為我也是在這樣愛惜衣物的家庭長大,總能在衣櫃裡翻出家人保存很久的好衣服。在 JAMEI CHEN 第30個年頭,我很榮幸能與這個啟發我的品牌一同慶祝這個里程碑,並也秉持著與她同樣的信念,當然最幸福的是能夠穿上小時候在那張紙上看見的美麗—經典的高訂禮服,以及幾套這次展覽中獨一無二的 JAMEI CHEN 作品。

我們來稍微說說這個品牌的故事吧!

1987年陳季敏創立 JAMEI CHEN ,以手工高級訂製禮服起家,一件件知性又動人的禮服就此誕生,直到1999年, JAMEI CHEN 的成衣系列與高訂禮服系列各佔一季作品的一半,讓更多喜愛陳季敏的人能夠在日常也穿上她的設計。

我去看過好幾次 JAMEI CHEN 的秀,每次最期待的就是看她禮服與成衣的轉換、成衣當中又帶有多少高訂的細節,以及她如何用各樣的手法去詮釋當季主題。陳季敏常把國外旅行的所遇作為創作靈感,而秀場也總會充滿著旅途的記憶,無論濃郁華麗或原始野性,總透過她而變得又靜又雅,這是我看她作品總覺得敬佩的一點。

陳季敏的皮件工坊也是令人讚嘆的一塊領域,把高級訂製的精神發揮、延伸到手工皮包中,皮革在專業手工的處理與設計下呈現出他們最獨特的光芒,在這次30週年的展場裡能看到許多 JAMEI CHEN 經典款式,後方牆上的設計圖呼應著每個包包的發想與成果。

而現在人們說到 JAMEI CHEN 總會提到品牌的一位靈魂人物,那就是藝術總監郭英聲。

2007年影像藝術家郭英聲加入了 JAMEI CHEN ,開啟品牌至今十年的服裝與影像合作,為品牌帶來多方位的藝術性,在當時的台灣可以說是顛覆了時裝與藝術所能夠呈現的界線與面貌。

如果說陳季敏是優雅細緻,那郭英聲給我感覺是瘋狂無框架的,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兩人為 JAMEI CHEN 的創造能如此獨一無二的特殊。

2012年陳季敏將總公司遷於中山北路六段201號,並命名為“另空間”。一樓是店家、展演空間及咖啡廳複合式的空間,二樓則為公司的創意本營,三樓有製衣、製包的工作室,整棟另空間完整了陳季敏的精神,每次走進去都會感受到她寧靜又活躍的力量。

時間來到2017年的11月,這次為報導30週年的展覽,我在有些陰雨的午後,來到位於中山北路六段的另空間,與郭英聲聊起關於 JAMEI CHEN 的兩三事。

我們之前見過幾次,他從沒忘記我,永遠都是笑臉迎人又樂於分享他的經歷與想法。我們在他辦公室坐下,他說Sophie你想問我些什麼呢?

我跟他說雖然我依照訪談慣例擬了些問題,但很制式的去問他那些問題實在也太無聊了,我想知道一些感性、有真實感的故事,所以我們就聊天好了。

  • 先跟我分享最近在做些什麼呢?

他從抽屜裡拿出一疊疊像畫的照片給我看,拿在他手上看起來像水彩啊、油畫啊,遞到我手中後我細細的看上去,趴在沙發上的人體、後方的窗簾,質地一絲一絲的。

另一張是薩哈拉沙漠,土色的沙深深淺淺上方濃烈的藍色天空,整張照片上佈滿了一圈一捲的凸起紋路,好像見到沙漠中海市蜃樓那麼遼闊,而那些照片卻比A4只還要小而已。

郭英聲說他這是在試紙頭,一個影像在不同質地的紙上就有了不同的表情,而這跟做衣服的道理是一樣的。

  • 先跟我分享最近在做些什麼呢?

他從抽屜裡拿出一疊疊像畫的照片給我看,拿在他手上看起來像水彩啊、油畫啊,遞到我手中後我細細的看上去,趴在沙發上的人體、後方的窗簾,質地一絲一絲的。

另一張是薩哈拉沙漠,土色的沙深深淺淺上方濃烈的藍色天空,整張照片上佈滿了一圈一捲的凸起紋路,好像見到沙漠中海市蜃樓那麼遼闊,而那些照片卻比A4只還要小而已。

郭英聲說他這是在試紙頭,一個影像在不同質地的紙上就有了不同的表情,而這跟做衣服的道理是一樣的。

  • 你加入 JAMEI CHEN 後你們對於品牌的呈現方式有了很大的改變和嘗試,有沒有哪場秀是你們印象比較深刻的?

郭英聲: 2008年我們在冰宮辦秀,那次我們打破傳統的秀場形式,希望帶來劇場性的效果,且呼應當季的設計主題,讓看秀者對整季的概念有更完整的體驗。那時是個夏天,大家穿著厚重的大衣來看 JAMEI CHEN 的秀,特別有趣。

2010年也很特別,我們在華山辦的秀,當時許多衣服是被平放在地上,而模特兒們則走向一件件服裝,像儀式一般的對服裝致敬,那也算是融合了表演藝術、人文古蹟與時尚的一次展演。

  • 陳季敏在許多店家的呈現方式上似乎也很有劇場感,跟你對於秀場的規劃似乎有些不謀而合。

郭:你知道陳季敏在創品牌之前曾為中興百貨做過好多櫥窗嗎?她對於空間的運用及展現非常敏銳,所以你看 JAMEI CHEN 每個不同的店家都呈現著不同的美感,她喜歡在不同店的陳列裡加入她對每個地方的情感,而不是死死的每家店都用一樣的方式佈置。

  • 什麼時候對你或陳季敏來說是最有靈感的呢?

郭英聲說:白天吧,剛合作的時候我們一早會有很多對於品牌的想法,想到什麼就打電話討論。或者旅行,陳季敏很喜歡旅行,儘管許多地方去過很多次,每次都會有不同的感受,都能累積出一些東西。

我自己沒那麼喜歡旅行了,我照相也是很記事隨性的,我不太會去為了主題照一系列的照片,隨時有靈感就照起來,我想照當下的東西。

  • 什麼時候對你或陳季敏來說是最有靈感的呢?

郭英聲說:白天吧,剛合作的時候我們一早會有很多對於品牌的想法,想到什麼就打電話討論。或者旅行,陳季敏很喜歡旅行,儘管許多地方去過很多次,每次都會有不同的感受,都能累積出一些東西。

我自己沒那麼喜歡旅行了,我照相也是很記事隨性的,我不太會去為了主題照一系列的照片,隨時有靈感就照起來,我想照當下的東西。

  • 為什麼我們總是在 JAMEI CHEN 的品牌影像中總出現馬?

郭英聲:陳季敏雖然文靜、溫柔甚至是膽小,但她卻不停精進馬術,儘管摔過無數次,斷過肋骨、頭上縫過幾針,這卻是她永遠的熱愛與堅持,要從騎馬的過程中得到她所需要的安靜與專注,更要從中懂得無懼。我也騎馬,但是喜歡野騎,以前在法國鄉間跟朋友們會騎去森林中野餐再騎回牧場。所以說我們都喜歡騎馬,但是是完全不同的心情在騎馬這件事上。

我覺得很有趣的一點是他們兩是這麼不一樣的人,但又有那麼多相像的地方,是一種自律和瘋狂的結合,要能找到這樣的工作夥伴多不易啊!

然而每個長久的品牌也總要遇到一個問題—那些從一開始就喜愛著 JAMEI CHEN 的客戶們也隨著品牌年齡增長了,而品牌該如何去接軌新的一代則是現在 JAMEI CHEN 在摸索的方向。

郭英聲反問我:你們身邊的人有喜歡這個品牌嗎?

我非常喜歡,身邊也有許多朋友喜歡。我認為這是非常屬於台灣並且成功的品牌,於美感與情感上都很有認同感。

接下來理著頭緒說:想想我們這代人很喜歡也很支持新的東西,但我也能想像人們遺忘了曾經你們也是所謂的新一代,好比陳季敏手工訂製的初期,在那個些年代打拼的設計師們,其實與現在的年輕設計師們努力的過程也都是相像的,雖然人們對於服裝的的氛圍以及景氣是大不同了。但我相信當大家仔細看看這屹立了30 年的品牌,會發現她依然還在創新與茁壯。

郭英聲反問我:你們身邊的人有喜歡這個品牌嗎?

我非常喜歡,身邊也有許多朋友喜歡。我認為這是非常屬於台灣並且成功的品牌,於美感與情感上都很有認同感。

接下來理著頭緒說:想想我們這代人很喜歡也很支持新的東西,但我也能想像人們遺忘了曾經你們也是所謂的新一代,好比陳季敏手工訂製的初期,在那個些年代打拼的設計師們,其實與現在的年輕設計師們努力的過程也都是相像的,雖然人們對於服裝的的氛圍以及景氣是大不同了。但我相信當大家仔細看看這屹立了30 年的品牌,會發現她依然還在創新與茁壯。

  • 說到這個,在這30年里程碑後你有什麼感想呢?

郭英聲:其實無論幾次辦完秀或活動我們總還是充滿感謝,服裝是馬不停蹄的一季來一季又走,我們一定要專注地把當下能做的做到最好。

  • 若能跟大家說點什麼或是有什麼建議想給大家?

郭英聲:這個世界人與人的距離變得太近,所謂的思念之情已經大不如前,對人事物的感受與累積變得太淺,還是別忘記要去感受生活吧!

至於陳季敏,我想她會希望每個女人好好的當自己就好。

在郭英聲的書裏我曾讀到他說:“做好自己,後面的自然會來。” 看陳季敏對於品牌的堅持與努力,以及郭英聲參與 JAMEI CHEN 後他們所共創感動,轉眼30年,滿滿的結出花果,帶給台灣在藝術、人文以及服裝上無盡的火花,動人心弦。

與郭英聲聊完後,我走出另空間,走出陳季敏、郭英聲的故事,彷彿一部電影散場後般那回到我自己的生活,我在中山北路上慢行,並思考在三十年後的將來又會如何回顧自己,或者我又能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什麼?

我想答案就同郭英聲說的吧,做好現在的自己,後面的都將要來。突然覺得,時間真是一件很美事情,光陰流逝年復一年,你所做的價值便都累積在當中了。期許每一天的自己能同這次的體會般,將所經歷的種種化成一屢優雅、繪出一片風景,流動在這城市中。

Photo Credits: